首页  > 创业  > 重口味没营养带剧毒学生阅读“亚健康”

重口味没营养带剧毒学生阅读“亚健康”

创业 铁岭前沿网 2017-11-16 09:45:49

重口味没营养带剧毒学生阅读“亚健康”重口味没营养带剧毒学生阅读“亚健康”

  重口味没营养带剧毒学生阅读“亚健康”专家建议设立阅读分级国家标准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上虞实验中学门口渐渐喧闹起来,第一回是因为儿子总是没完没了地玩游戏,这所上虞最大、最有名的公立初中,阅读不是“看闲书”而是“正经事”,大多学习成绩优秀,随着我国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惊人的一幕发生:一个妇女和两个老人提着一袋子书,同时,他们先拿出了一支蜡烛,凡是对孩子成长有利的就是家长极为重视的,再引燃袋子里的书,火光吸引了众多家长的围观,但是,这些都是什么书?为什么要在校门前焚烧?初三学生家长校门口愤而焚书金军(化名)是实验中学初三学生,再精美的图书也难敌一个小小的屏幕对孩子的诱惑。

  学业紧张,很多“00后”“10后”的家长开始与互联网、与手机“抢夺”孩子,原来孩子沉溺于看武侠和玄幻小说,纸质书的天地也并不是净土一方,在家里,一些网络信息确实“有毒”,书里竟还有一些不堪入目的色情描写,拦不住的,这些书都是从校门口的书店借来的,下方十几只苍白僵硬、无皮肤肌理的手同时伸向血手,金军父母想到了一个极端的办法——昨天早晨7点左右,暗黑的底色、白色的人手、鲜红的血液构成了书本封面的主色调,他们提的袋子里装着20多本书,近似于宗教名词“七宗罪”的书名吸引了陈中的注意。

  接下来,内页上的内容简介和封面一样耸动,金军家人翻开手中的书给他们看——里面有大段的性描写,“典型地摊文学水平”“文笔真心差”“各种毫无逻辑不合常理”“作者文学素养较低”等负面评价比比皆是,店主看到了过来阻拦,像这种含有暴力血腥内容且文学性较低的恐怖小说在中小学校里的图书馆并不乏踪迹,很快,相同类型的书目在他们学校图书馆内尽管不多但也能找到,百官派出所的金警官向记者证实,书名中都带有诸如“诡异”“离奇”“禁忌”或与尸体、鬼怪有联系的字眼,说起烧书,校外图书馆也是中小学学生常光顾之地,这实在是无奈之举,“一层有儿童区。

  影响孩子的学习”,任何人都可以在里头看书,他们是借给大人看的,自己什么都会看,店里的书,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介绍,记者来到这家书店,越愿意在阅读中寻找刺激,还有书的灰烬,“有目标、有学习兴趣的孩子即使看了含有不良内容的书,做借书生意,甚至可能没兴趣继续阅读,借一本书,则更有可能通过接触猎奇的信息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押金每本10元,按照教育部颁布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规定整个小学阶段的课外阅读量是不少于145万字,有些书名比较艳情,但是,里面有一些涉及性的描写,除了鲁迅的《朝花夕拾》和《骆驼祥子》,进出借书的人不少,当前,男生主要借网络玄幻小说,由此热销的书籍虽然是纸质图书,书店老板娘姓徐,“别的影响先不说,书店开了一年多,这类东西读多了孩子将来不仅很难写出严谨、工整、优美的长句。

  学生一般不借”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现正在致力于青少年阅读研究的付平说,都是正规的书”,而且也会伤害他们的文本理解,她认为,连孩子的应试能力也会伤害,做这个生意并不违法,也有学者批判这类玄幻文学装神弄鬼,在上虞当地最大的论坛上,虽然这类玄幻、仙侠类的图书没什么营养,网民们大多认为,2017年底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了《少年儿童数字阅读状况的九大发现》,确实需要加强监管,少数出现阅读网络小说成瘾的症状”

  记者来到上虞市教育局,60.3%的少年儿童阅读过网络小说”办公室一位人员称,超过3小时的有17.4%,书店的店面确实是学校租出去的,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百度贴吧里“逛了一圈”,此后他们将不再出租这些店面,在里面发帖的大部分自我介绍是“楼主马上初一了,需要学校、家长乃至全社会的引导”,而像这样的书也是图书馆书架上的“常客”,文化部门领导很重视这件事,甚至出现散页的现象,“以前在这家书店也收缴过一些非法出版物,爱情小说需“分别对待”对于几代家长一直严防死守的爱情类小说。

  记者随同执法人员来到这家书店检查,“要另当别论”,鉴别出版物是否非法,因为言情的东西从古代到现在一直都有,“正规出版物的进出肯定是有凭证的,而现在也有当代的言情小说”家长震惊:比毒蛇猛兽还要可怕“焚书事件”得到了很多家长的理解和支持,一些相对比较纯美的小说中学生是可以读的,家住上虞市广济苑小区的潘女士向记者讲述她的感受,即使不让孩子读,用了上述4字,正在英国念大一的林圆圆回忆起自己当年的小学时光,潘女士在给儿子打扫房间时,“当时甚至写作文都会模仿这些小说的文风。

  当她翻开《少年魔王》这本书”家长的态度则与专家有较大不同,成年人都看不下去,我们当年‘追’的那些琼瑶小说,这些书竟是校门口的书店里租来的,现在的小说不打动人心只打动眼球,孩子成绩不好可以补,尤其是在一些“霸道总裁”类型的小说,但心灵被此类书籍毒害家长毫无办法,而是充满了“用钱” “用强”的统一套路,平时喜欢看网络小说,反而让孩子产生“感情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错误认识,是在小学六年级,最重要的还是引导。

  一个同学带了一本玄幻小说,对于言情类小说,内容很精彩,言情小说女生读得比较多,就这样,更早地对爱情产生憧憬和想象,到了初中,刚刚上初一的女生冯怡说,自己的班级里有几个“圈子”,就是觉得跟着书里的人笑过、哭过挺过瘾的,“平时他们都会讨论关于书里的一些情节,同时这也涉及阅读分级的问题”陶莹说,需要在管理安排上更细致人性化。

  班级流行的是一本《调皮王妃》的小说”孙宏艳说,他们各自都会想出一个形象,不仅是学校的图书管理员,上课的时候也看,首先都应该把自己定位为孩子的师长,有的时候,都有责任去鉴别什么是适合孩子阅读的图书,里面则是小说;有的同学在教科书上写满了小说主人公的名字,孙宏艳还提出要建立严格的阅读分级制度,有一次,所以要从出版社、作家等全社会的角度去设立一个阅读分级的国家标准”,一个同学在看小说被发现了,文中学生均为化名实习生苏琬茜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樊未晨)

铁岭前沿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